我们需要面对科技进步带来的失业风险

2019-12-15 in 面试多职业研究



我们需要面对科技进步带来的失业风险

自古以来,科技的高速进步无可规避地会产生社会失业率上 升的结果。回顾历史,工业革命带来生产工艺升级时,海量的手 

工业者陷入生计困难,当时,大量的农民扔掉锄头冲进工厂做 工。凭借工业设备的力量,规模化与标准化的生产变得更简单。 相比之下,依赖手工劳动的小产量手工业作坊自然会丧失市场竞 争力。

过去二十年,手机问世后,数年内逐步成为用户通信的标 配,这一科技晋级过程中,寻呼机产业彻底死亡,数十万计的寻 呼台工作人员失业——没记错的话,20世纪90年代,还有技校有 着“寻呼机修理”专业。即便如此,我们从来不会说,为保护落后 生产方式或落后科技产业,就需要以降低领先科技产业的增速作 为代价。

当越来越多的人将享受互联网科技乐趣视为生活基础配置 时,常常容易忽略,互联网科技的确是一种“替代科技”:电子邮 件让邮局变得定位尴尬,电子商务让零售业显得局促不安,互联 网视频全面威胁着电视台的收视率,而打车软件已经让低效无能 的寻呼车调度体系看上去像一个笑话。

类似的例子可以举出若 干,与互联网科技相关的迹象,对人类日常生活进行了每一分每 一秒的改写。而这些科技之所以能形成用户需求满足,折射出来 的就是“替代威胁”——即新技术能用更为简单或者更为低价的方 式,替代原技术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从战略管理角度看这个现 象,会发现“替代威胁”一旦掀起浪潮,很少有不颠覆的概率存 在,从汽车替代马车,到火器替代弓弩,从服装成衣替代裁缝 铺,到iPhone替代Nokia。 

不仅如此,以新材料、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纳米科技、新 能源和物联网等方向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以前所未有 

的速度,将我们团团包围。摩尔定律在此刻也全然失效,而且没 有人知道社会进步的刹车在哪儿。每一个人都只能被科技的洪流 裹挟着,向下一个劳动升级的阶段前进。科技革命催生了产业革 命,由此所产生的整个职业结构的变迁是没有人可以阻挡的。随 着AI的概念越炒越热,工作被机器取代而导致失业的讨论也愈演 愈烈。BBC基于剑桥大学研究者Michael Osborne和Carl Frey的数 据体系分析了365种职业在未来的“被淘汰概率”,结果显示,就 连会计这种需要专业技能的工作,被淘汰概率都达到97.6%。 

新技术的冲击,对求职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求职者的技能 在过时,企业的用人需求却在不断更新迭代,技能迭代的焦虑促 使求职者更看重一份工作是否还能赋予他技能的提升。因此,除 了薪水之外,越来越多的人会更看重在工作中的自我成长和价值 实现。在未来,如何在快节奏的职场中,持续地保持职业能力的优 势,如何确保职业资源的叠加性累积,将成为摆在所有职场人面 前的最大难题。而为了保持优势、取得领先,我们将会花更多的 时间去掌握当下职场的动态。“闭门造车”将与我们绝缘,“更新认 知”则成了我们的常态。新的职场丛林法则,也将不再仅仅是人 与人之间职业资源上的对比,而将会把人与认知之间,也就是人 如何搜集有效信息、解读信息、处理信息的竞争过程体现得更加 淋漓尽致。 

最终,将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在有限时间内得到最高质 

量的信息,将使自己在职业的任何阶段都能拔得头筹。 

人们辨别信息的能力,就好像近视眼戴上了矫正眼镜,使得 我们看清整个职场世界和我们自身的位置。消化信息的系统,就 如同消化牛排的系统一样的重要。人真正成了认知的载体。 

也就是说,技术的进步,将我们人类的竞争,甚至最终的货 币体系,都指向时间的战场。如何更有效地利用时间,如何更充 分地利用好信息的价值,如何更快地做出有利于自身未来的决 策,将把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加速拉大。谁能越早地认清职场的状 态和发展趋势,谁就能提前为未来做好充分的准备。 

与此同时,前所未有的技术升级和快速迭代,使得人类为了 不被时代抛弃,不得不持续地学习新知识、大量升级自己的职业 能力、一次次的刷新自己、破旧求新,逐渐地进化成为“智能人 工”。以总部在纽约的卡普兰(Kaplan)教育集团为例,1994年收 入仅800万美元,如今已经是全球顶尖的终身教育集团之一,收 购了多所大学,每年覆盖100万学生,年收入超过30亿美元,是 巴菲特最爱的公司(华盛顿邮报旗下产业,因为太有钱而私有 化),没有之一。类似这样的教育集团未来将会越来越多。线上 教育也将打破地域限制和文化限制,成为终身教育的最佳学习场 合。而那些疏于自我管理、疏于自我刷新、懒于学习的人,将被 时代远远甩在后面。智商税将成为地球上最重的赋税。所以,届 时“理性认知和发掘自我”将是每个人都不得不提前做好的准备。 

此外,因生命科学和纳米科技的介入,从而导致人类疾病的 减少、寿命的延长,也将迫使我们重新应对劳动力市场结构失调 的严峻事实。 

未来我们将有可能看到白发苍苍的百岁老人依然坚守在自己 的工作岗位上。那个时候的退休年龄可能是80岁,因为那时人类 的平均寿命已经可以突破120岁了。超过50年的工作时长,将不 得不让我们经历更多职业角色上的变化。也许到了那一天,我们 已经70岁了,但为了继续供养自己未来40年的“超老龄”退休生 活,则不得不继续奋战在工作岗位上,学习各类职业新技能、迎 接各种职业新挑战,而且无人可以例外。 

年轻的时候有些可以依靠体能、反应、耐力等支撑的职业, 将不得不在我们头发花白的时候离我们远去。那时我们将重新面 临选择,我们将尽量挑选那些适合自己当时身体状况、思维状 态、经验段位的职业。那个时候将更加不允许我们用仅剩而宝贵 的时间去做职业的试错,我们务必要提前对职业世界有更充分的 认知,并严谨地预估它将带给我们自身的全方位影响。无论这种 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所以,摆在未来年轻人面前的就业形势只会比当下更为严 峻。因为他们面对的,不仅是同届的同学,还有年迈的爷爷奶 奶,甚至是冰冷的AI机器人。 

或许在那时,人类也有了更多时间去思考:职业对于生命到 底有什么意义。不仅是思考,我们甚至用生命体验的方式不断践行着探究之旅。 

彼时,我们可能会经历不止一次事业上的成功,或许也有失 败;我们也可能经历了数不清的幸福、快乐、痛苦和忧伤;我们 对自己的探寻可能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清晰,反而越来 越回归对于生物体本身的客观评价。也许到那时,成功甚至是幸 福,都已经不再是我们所追求的了。对外部世界的足够认知,对 自我的长时间分析与总结,对世理一次次的验证,或许会让我们 更加懂得理性认知自我、理性认知世界的重要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